• 本栏最新文章
  • 本栏推荐文章

尊尊:猫夫人随笔—— 家有你想要的色彩

时间:2019-08-22    作者:侠客    来源:未知

上个月写了关于妈妈住院的事,妈妈住院81天了,医药申报书清楚写着妈妈患上罕有的Klatskin癌症,是末期。妈妈年长加上身段虚弱,无法做化疗,我们只能只管即便延长妈妈的寿命。上礼拜,我要求医生让妈妈出院,没把妈妈送回家却送去了调治院。这三个月里,险些每个周末都在关照妈妈。关照时代,只把想看的书带去,只管即便看书、听歌、写稿,让自己忙起来,不去想不该想的事。妈妈多愁善感,我们怕她无法吸收事实,没奉告她患上癌症。

妈妈不丢脸护,不吵闹只悄然默默哭;由于想家会不经意问了又问,什么时刻可以回家?我不怕关照妈妈,却有些无可怎样如何,不知若何开解她,吸收面对如是人生终局,坦然以待,去放下,活在当下。我想起网上看到一段值得覃思的话:“人生终局有两种,一个有插管,一个没有,但都是逝世掉落。你问我什么叫逝世亡?我如斯回答,如何才算活着?”

我极害怕妈妈缄默沉静的时候,妈妈迷茫的眼神,幽幽的伤感,仿佛当下的空气都凝固了,很让人梗塞。我想她是否知道了本相?我们该瞒到何时?我无法形容此刻心坎的感想熏染,只想分享这首我写的诗!关于逝世亡,想说的是,夜里躺在床上,问问自己,何谓人生?如何才算是活着?

《家有你想要的色彩》

望见你的背影,你垂垂的瘦弱

我悄然默默哭泣,想安抚伤了的心。

那迷茫的眼神,

尽悲从中来 。

你悄然默默地哭泣,把头渐渐移开,

不想我们望见,不听话的眼睛。

我们无言以对,你的缄默沉静不语,

把空气也凝固,让人有些梗塞。

我悄然默默地哭泣,把头渐渐移开,

是不想你望见,无可怎样如何的心。

怎么白墙楼栋,酷寒得好可骇,

怎么白墙楼栋,尽是如是苍白,

梦境也损掉了色彩?

白墙楼栋并弗成爱,

没有你想要的温馨。

你不经意问了又问,

该是时刻回家了吧?

不知怎么回答,怕伤了你的心。

我悄然默默地哭泣,家就在不远处。

有你厨房的味道,

有你花园的芬芳。

有你渴望的欢笑,

有你想要的色彩。

上一篇:华为启动6G研究开发新技术 实验室位于加拿大渥
下一篇:湖南交警夜查交通违法 一日查处20660起拘留24人